初月如弓未上弦

忙处抛人闲处住。
所有文章不可转载,转出lof更不可。感谢配合。

我都满级了,阿官还不更新。。

虽然但是,这是王总你最后一次送我照片,本兰台还是忍不住截图了。

送照片这个环节,我最喜欢太白的赠语(凭记忆复述,可能有出入),“兰台,站在那里别动,月亮要落到你怀里了。”就,怦然心动,浪漫得我死去活来。诗仙,不愧是你。

感天动地!辛丑大年初一,我斋终于收获第一次全员亲签👏

天呐,抠门如我竟然已经不知不觉为小破魂课了1549¥,过年给斋主老王买衣服还得再课一波……当事人现在心情就是非常复杂🙃️

没记错的话,这应该是我斋第一次全勤👏(是的,咸鱼兰台我本人治下全斋散漫,每天都有不应卯的魂。假如李白不是代签就更好了

【墨魂乙女】病中七日(三)

第三日


你刚睡醒,手机屏幕亮起,上官姐姐的私讯弹出来:兰台日安。洪度、幼微、易安与我打算上午来看你,不知妥否?见讯即复为盼。

姐姐们上午就能离斋?你回了短讯,约定见面时间,拖着酸困的身体边洗漱边琢磨,介甫这么好说话的?

“好说话?”半小时后,玄机姐姐歪在你家客厅的布艺沙发上,哑然失笑,“兰台怎会对他产生这种误解?”

“他都放你们翘班来看我了啊……”你捧着洪度姐姐从楼下粥铺给你打包的美龄粥,一边喝一边含糊不清地说。

“不是翘班,是调班。”上官姐姐笑着纠正,“十五个大男人把工位都占满了,留着我们又有何益?下午回去,我们还得补上今日的工作量呢。”

你震惊:“贺监、太白居然起这么早?还...

【墨魂乙女】病中七日(二)

第二日


一觉睡醒,头晕目赤鼻塞流涕全无改善,你咳得更厉害,甚至有点畏寒。没办法,感冒前几天是这样的,症状逐渐加重,病程过半才会好转。测过体温,比健康时略高,但远不到低烧的程度,你便也放下心,饭后甚至支起床上小桌板开工,干一会儿歇一会儿——这时候不追求什么效率,保持状态才是重点。如此一来时间过得也快,你一边工作一边心不在焉地想,今天谁会来呢?

夜幕降临,谜底揭晓,孩童形态的孟夫子从天而降,站在床边看着你笑:“晚上好呀兰台,今日感觉可好些?”

“看到夫子,立刻觉得好多了。”你捂紧提前戴好的口罩,想要下床待客,“摩诘呢,怎么没一起来?”

“躺着,病中不讲这些虚礼。”夫子伸手将你摁回床靠,...

一个装失忆骗我进桃花枝吓我,一个在鬼打墙溯缘拿桃花酒当毒酒灌我,刘梦得柳子厚,你俩不愧是挚友,一个明痞一个蔫儿坏,坏得真是旗鼓相当(男人不坏,女人不爱🙃️有一说一,本兰台真的好喜欢墨魂文案哟,捏出这么多可爱的纸片人。

【墨魂乙女】病中七日(一)

(生病的是九月下旬至十月中旬的作者本人,但这个系列都想用第二人称写,绝无咒大家生病的意思,实在介意就划过吧。全员出镜,但作者生病时还没出刘柳,所以不会有他俩。)


第一日

怪你没管住嘴,去西南见故旧,朋友盛情难却,胡吃海塞十几天,回了家又贪凉,连喝三天冰饮料,再被冷风一吹,这下可好,你不感冒谁感冒?

你睡前就头昏脑胀,半夜又被鼻塞憋醒,醒来便咳个没完。心知自己中招,你倒也不恐慌:又不是从高风险地区回来,感冒嘛,自限性疾病,休养一周总会好。你吃了药,正准备瘫进被窝,突然想到墨痕斋:虽不知现世的病毒对墨魂有无妨害,但你总不能在斋里养病吧,没得惹他们担心。要不还是请个假?

你全副武装走进兰...

介甫归斋第二天,就任司斋第一天,截至本条快报发布时间,我斋应到点卯魂数十九名,兰台一名;实到点卯魂数十八名,兰台一名,未见代签。

那么,唯一一位照旧翘点卯的勇士是谁呢,让我们恭喜咸鱼贺监获此殊荣!视介甫威势如无物,不愧是我男人!(你在说什么)

©初月如弓未上弦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