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月如弓未上弦

忙处抛人闲处住。
所有文章不可转载,转出lof更不可。感谢配合。

《新欢往恨知何限》背景史料·民俗篇

点我看年更选手如何举轻若重。知道为啥这玩意都不能一次发完吗,因为还有军事篇、玄学篇……


另,上篇无奖竞猜还真就无人理会,因为无奖吗……答案是《尘山》,随太这篇永远在我心中珍藏,还没看过的快去看!

【未完】【太岳何氏】新欢往恨知何限(中)

越脑越多越具体,当初就不该动笔,吊得自己不上不下。艰难复健,发一点鞭策自己明天写完。


我以为自己不想再看见他。小姐没了,哥儿也没了,我与他隔着两重生死,这笔账跟谁算?可惜我一路合计,无心赏景,车过卢沟桥,游七掀帘给我指宣武门,我抬眼一瞟,便见他轻捷地翻下马,逆着人流向我走来。

“怎好劳动爷出城来接?”游七急忙结了车费,我拎着包袱跟在身后,“路是我惯熟的,爷还不放心吗?”

“今日休沐。”他任游七接过手中缰绳,走到我面前,“银杏,一路北上,可有水土不服?”

“她好着呢。”游七胸脯拍得山响,仿佛我没害病都是他的功劳,“能吃能睡,比我写意多了。”

他点头,转身走到门下,掏出个牙白扁方的东...

五伦全悖没品小段子

1.

冰弦:还说人家孝期狎妓,你如今白日宣淫,又好到哪里去?

老申:我既非首辅,又没丁忧,谁管得了我?

郑冰弦叹为观止。

老申:为我的尺寸和技术?

冰弦:为您的厚颜与无耻。

郑行首,卒。


2.

徐阶:年来事忙,也不曾细看你。你都有白头发了,老夫焉能不老?

居正:可见老师的确不曾细看,我三十岁就长白头发了。

徐阶:……难道这就是你投向新郑的借口?

居正:是我投向新政的勋章。


3.

老张自信满满:比之嗣允何如?

弦月:说实话吗?还是小张厉害,毕竟世上唯一比钻石坚硬就是男高中生的——

弦月,卒。


4.

老高:我有时候,是真不懂太岳你在想什么。

老张:不...

【七夕贺文】【太岳何氏】新欢往恨知何限(上)

嘉靖三十年的七夕。“何氏是顾氏陪嫁”是李太的脑洞,我去年申请了授权,一度都不想写了,但这篇不写,何氏的人物形象就立不起来,五伦全悖的世界观就不完整,所以。何氏的名字年龄都是私设。


他进门的时候,我和游七正在收拾石桌上的巧果香炉。游七一见那人,碟子往我手里一塞,抄起蒲扇小跑过去,巴巴儿地给他打风:“爷回来啦,瞧这一头汗,今天是真热。”

啧,出息。我将果碟端回厨房,游七还在背后扯嗓子叫:“白果儿,我大老远来一趟,你支使我也就算了,爷放衙回来你都不睬,平日里怎么服侍的?我告诉太老爷去!”

“去去去,你现在就回荆州告去。”我拎着菜刀走到井边,捞出湃了一天的西瓜,放到桌上一劈两半。

“嘿,你...

加班社畜终于拿到《并明》,沉甸甸的一本,忍不住就有些真情实感:

我参本的五篇,其中四篇都在三次元极为艰难的情况下写就。《为君翻遍焦桐琴》和《世上如侬有几人》,正是去年疫情最严峻的时候,隔离在家,除了每天的新闻让人煎熬,还有双亲身体不适却不能入院治疗这种切实的忧虑,再加上毕业论文初稿死线临头;熬到三月底四月初,父亲终于能入院手术,我向学校申请了延期答辩,白天送饭陪床,晚上对谱填曲,用了五个晚上写完《示儿》;九月,母亲服用靶向药,出现严重的副作用,几乎又在鬼门关走一遭,我一边陪护,一边趁她昏睡时,一点一点挤完了《为君击碎荆山玉》(参本版是今年修的)。后来母亲终于脱离险境,我开始找工作,很幸运地一...

【补档】风流回首即尘埃

⚠️乙女扒灰注意⚠️

文澜德那边我删掉了。扫码看文不迷路,以后新文都会在公众号首发。

(悄悄跟你们说,《并明》里李太有一篇文就是跟这篇联动的哦~这篇以及诸位阁老众多豪车无法参本,真是太可惜了

[图片]

【高张无差】白龙玉凤岂无俦

别问,问就是本咸鱼在工作日通宵把参本新文写完了🙃️不到四百字的环境描写卡得死去活来,抄了一堆边塞诗,拿下之后有种自我突破的痛快,妈妈我终于学会看诗写环描了1551

扫码看文,作者需要评论养肝回血🙏

[图片]
为什么我一写高张就求评论,当然是因为一写高张就格外疯魔啊

【父子兄弟】为君击碎荆山玉(清水翻新版)

我cp说还是原版过瘾,其实我也这么觉得,奈何原版它过不了审啊🙃️后半部分是李太的点梗,还债进度1/n……


一母同胞的大哥在父亲门外徘徊良久,终于行礼进去。懋修远远望着,心里叹气,自回卧房,吩咐侍女备水。妻子早卸了钗环,倚着床帐假寐,闻言睡眼朦胧起身,要打发他洗澡。懋修几步上前,将人一把横抱,塞进被窝:“与你说多少回,累了便自去睡,家里没有那些夫为妻纲的规矩。”

“哪个是为规矩等你?”高氏青丝铺满枕,妙目流转,睨他一眼。懋修笑执妻手,低头亲吻指尖:“是,怪我贪恋好月,未察一片冰心,害夫人苦等。”

“呸,巧言令色。”高氏啐他。说笑间水已备好,高氏便推他:“那我可真不管你了,...

【父子兄弟】为君击碎荆山玉

剧情承接折子戏,合集往前翻即可获得。放出来的和放不出来的是两种画风,进入传送门请先看导读避雷。


一母同胞的大哥在父亲门外徘徊良久,终于行礼进去。懋修远远望着,心里叹气,自回卧房,吩咐侍女备水。妻子早卸了钗环,倚着床帐假寐,闻言睡眼朦胧起身,要打发他洗澡。懋修几步上前,将人一把横抱,塞进被窝:“与你说多少回,累了便自去睡,家里没有那些夫为妻纲的规矩。”

“哪个是为规矩等你?”高氏青丝铺满枕,妙目流转,睨他一眼。懋修笑执妻手,低头亲吻指尖:“是,怪我贪恋好月,未察一片冰心,害夫人苦等。”

“呸,巧言令色。”高氏啐他。说笑间水已备好,高氏便推他:“那我可真不管你了,快去洗,一身酒气。”...

©初月如弓未上弦 | Powered by LOFTER